小众手账社区

手帐这个“坑”有多深?

手帐这个“坑”有多深?在坑里的人因为手帐做了哪些有趣的事?
近两年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使用手帐,管理日程或记录生活。由手帐衍生的胶带、钢笔等文具,也随之大热,价格水涨船高。究竟是什么在吸引着这些年轻人,不惜花大价钱购买手帐和各类文具,并且每天乐此不疲在上面记录着生活

2014年5月3日,身为设计师的阿怪租下了手帐Event活动的第七个摊位,用来展示和售卖自己设计的福尔摩斯主题本册。这场活动在上海延安中路的一家咖啡厅举行,这是上海,甚至大陆地区的第一场手帐主题线下活动。距离咖啡馆不远的全家便利店,货架上的便当被参加活动的几百名手帐爱好者“洗劫一空”。

为了这次活动,阿怪特地把女儿寄放在父母家一天。她第一次知道,原来除了本子,还有胶带、贴纸和各种新奇的文具周边产品,原来还有这么多和她一样热爱用纸笔记录生活的伙伴。活动规模不大,但却特别温馨,阿怪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。她把这天,算作自己真正进入“手帐圈”的时间。

手帐Event的发起人叫马畅,微博ID“我们爱手帐_主编君”,拥有18万粉丝。她和阿怪因为这场活动成了好朋友,之后常一起发起手帐推广工作坊。2015年12月26日,全球最大的无印良品MUJI旗舰店落户上海淮海路,马畅和阿怪作为开业系列活动的手帐主题嘉宾,教大家如何制作手帐。被钟爱的品牌邀请开办手帐活动,马畅既兴奋又紧张,准备了整整三个月。

同年11月,关注日本文化的杂志《知日》制作了“手帐最高”特集,用22万字介绍了日本的手帐文化历史和发展现状。“手帐”二字源于日本,原本是“笔记”的意思。对于日本民众而言,手帐是小型备忘录,也是行程规划本、心情记录本。日本老牌文具商高桥书店,甚至从1996年起,每年举办全国“手帐大赏”比赛。很难想象,一件文具竟可以得到如此高的关注。


在微博上拥有20万粉丝的momo秦,展示了她的手帐和周边文具收藏,这是众多手帐爱好者的梦想房间

在外人看来,所谓手帐不过是设计感更强的笔记本罢了,并没什么特别。但对于“手帐圈”内的使用者而言,手帐和其他周边文具早已不是简单的物件,更代表着一种特别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。

在提倡“无纸化”的今天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使用手帐,像旧日文人般,回归灯下的纸笔书写。在中文语境里,手帐二字被重新解构——用“手”写的方式,将生活和思绪在纸面上安营扎“帐”。

“梦想写在纸上”更容易实现?

在许多手帐宣传里,都能看到日本商人熊谷正寿“用手帐达成梦想”的故事。他从21岁开始利用手帐规划日程,成功实现在35岁前创立自己的公司并上市的目标。2011年,他出版了《记事本圆梦计划》,为读者总结出实现梦想的四大要素——第一条,也是最重要的一条,就是“将梦想写在纸上”。

随便翻开最受爱好者欢迎的日本HOBONICHI品牌A5手帐,最前面是年行事历,每页分成两列,每列一月。再翻过来,是月行事历,每月一页,日期被拆解为略大的方格,能容纳比年行事历更多的内容。再往后,是日行事历,左侧是24小时时间轴,每三小时一个刻度,从早6点到次日凌晨3点,虚线连接,嵌在细密的方格纸上。排版清晰,条理分明。

现代意识中的时间是线性的,不可逆的,指向未来的——工业时代以来的科学发展,不仅从物理上改变生活,也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。生命不是悠远绵延的轮回循环,是单向的,一次性的,独一无二的。手帐的时间轴将无形的时间,留在了有形的纸面上,一定程度上消解着不可控的焦虑。

在每个人身上,也许同时存在着“儿女”、“下属”、“学生”、“恋人”、“父母”多重身份标签,在有限时间和纷杂事务之间博弈,是每一个现代人必须面临的问题。因此,时间管理和日程管理是许多人使用手帐的重要诉求——管好时间和达成目标之间,似乎存在着必然联系。

85后的时继锋是手帐圈里少见的男生,“如果没有手帐的陪伴,会感觉很不自在,像失去左膀右臂一样”。13年开始使用手帐的他,每天出门包里都会放着两本手帐,一本来自英国的Filofax用来记录工作日程,这个被简称为FF的品牌据说是世界上最好用的活页记事本,也是最受欢迎的商务记事本。

时继锋手帐图片:很难想象,这本精致的手帐,是出自一个男生之手

除了朝九晚五上班族,手帐对自由职业者而言更有帮助。插画师Xixi的工作很难简单概括,除了接插画项目,创作漫画,还自己设计和制作服装,大部分工作都宅在家完成,没有上下班的清晰分界。手帐对她而言,是让她理清思路的事项管理工具,更是情绪调节站。当压力水阀报警时,她会立刻停下手里的工作,翻开手帐本,等待心情平复后再投入新的日程。

“手账带来的感官刺激是多元的”

和手机和电脑互动时,我们只能听到敲击键盘、点击鼠标的嗒嗒声,看着文字和图片以数据形式储存在硬盘中,这种记录方式快捷却不太稳定,一个差错,所有信息便可能消失不见。冰冷的屏幕在暗夜里荧荧发光,映照得人更加孤独。

而记录手帐带来的感官刺激是多元的。不同材质的手帐封皮和不同类型纸触感,千差万别。而钢笔和纸面的接触,因用笔力道、笔尖形状、墨水颜色,以及笔尖和不同纸面摩擦力的细微差别,在使用者那里都能被清晰感知。

“书写本身是自我情感的可视化,每一笔、每一划都会透露出书写者当下的心境与情绪,它是有温度的”,Magicmore说,身为晨光文具设计师的她,觉得手帐是电子设备无法替代的好助手、好伴侣。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”,纸笔的实体媒介,让思绪和体验有了实在的载体。书写本身不仅仅是记录,更能帮助思考的横向、纵向延展。

偏好甜美风格的淘宝店主蓝仔,把手帐当做自己的私人杂志来设计,她有一本空白手帐,只用来练习用胶带和贴纸设计更好看的版式。翻阅到让人眼前一亮的杂志时,脑子里忍不住会开始想,如何改进自己的手帐版面。“记手帐这件事,让我更珍惜生活里美好,但容易忽视的点滴”,以往随手丢弃的电影票根、景点门票,都会有意识地留下,成为当日手帐的一部分。

在日企上班的古古同时在使用9本手帐,从不同角度记录着她的生活和喜好,分别涵盖日记、工作笔记、日程安排、电影台词、旅行、下厨等等方面。最开始她有些担心无事可写怎么办,手帐空着太可惜。但“什么也没写的一页,也就是这样的一天”,这句手帐广告语让她豁然开朗,开始尝试坚持一日一记。

Lisa是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的白领,手帐唤起了她小时候记日记做摘抄的回忆,“都是写写画画,但当时还没有手帐的说法”。擅长运用拍立得和拼贴装饰手帐的她,甚至成为了富士checky(拍立得)自媒体的签约作者,喜欢的画画她也因为坚持记录手帐而更有动力。

手帐让生活不再是划过水面,让记录者不再觉得孤单,在回归自身时有了可以回溯的温暖陪伴。无论是坚持记录、创作出精美的设计,或是和手帐相关的心得体会,都可以成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内容,获得其他爱好者的评论和鼓励——手帐中的复古气息,不仅体现在形式上,也体现在人际交往上——把人带回简单纯粹、温情脉脉的旧时光,是现代都市生活中难得的“小确幸”。

你”入坑”了吗?手账的买买买

对于手帐爱好者来说,“有纸有笔不就行了”是很多人难以接受的事。但手帐光品牌就多达几十甚至上百种,每家品牌下每年又推出不同款式,仅HOBONICHI一家2016年新款便多达82款。每人每年最多同时纪录数本手帐,在浩瀚选择中,应该依据怎样的标准买到心仪的那本?封皮、纸张、设计,有太多值得考量的因素。

以纸张的质举例,因为手帐多用钢笔书写,还可能使用水彩等等颜料绘图,因此对纸张的质量有更高要求。比如日本巴川制纸所研发了许多手帐爱用的巴川纸,每平米克数达到52克,比起一般使用的笔记本100克左右的标准轻薄许多,几百页的手帐拿在手里也不会觉得厚重。同时兼具很好的韧性,不易透墨和晕染,能够获得更好的书写体验。当然,更好的技术,意味着更高的价格,一本高端手帐,价格有可能是一本普通图书的10倍,尽管空无一字。

除了手帐本身,其他书写和装饰相关的周边文具,也进入“不愿将就”的范畴。比如钢笔,2013年,最低一两百一支的德国进口Lamy钢笔,是手帐钢笔的一般配置。“到了2014年,我们发现Lamy钢笔竟然成为了最低配置,身边使用几千块钱一支钢笔的人越来越多”,而为了保养好拥有更好书写体验的钢笔,又必须使用更高质量的墨水,魔都手帐集市发起人萨摩谈到这个变化时,也是惊讶不已。

许多爱好者愿意为更好的质量和体验付费,“委曲求全”无法被容忍,在文具上的消费就毫无意外地水涨船高。插画师Xixi曾因为心仪的手帐本太贵,转而买了便宜些的款式凑合,“结果后来还是受不了,买了之前看上那本”,而“退而求其次”的那本手帐再也提不起兴趣使用。

除了对品质的苛刻追求,也有部分爱好者,为满足难以控制的“收藏满足感”而“买买买”。胶带爱好者蓝仔几乎每周都会在淘宝上下新的订单,“每一卷胶带我都记得,绝对不会搞混或买重”。2013年至今,她共收藏了将近500卷胶带,按照平均每卷胶带10米的长度计算,连起来长达五公里,“有一种小时候为了集齐卡通贴纸的满足感”,蓝仔说。

用于装饰手帐的胶带,也早已和传统认知中的透明胶相去甚远。目前最著名的胶带品牌,是来自日本的MT。原本这只是家生产工业施工胶带的公司,2008年开始和设计师合作,生产出带有漂亮纹案色彩、特殊纸面、反复撕下不留痕迹的新型胶带,没想到广受欢迎。现在,MT公司的胶带生意,发展到每年在世界各地举办胶带主题展会的规模,每次发售的展会主题限量款胶带都成为爱好者们抢购的产品,几十元甚至上百元的单价并不能阻挡爱好者的收藏决心。

当价格不再起决定性作用时,对品质的追求或满足内心渴望成为第一优先的考量,体验的升级换代,总是在追求“更好”的路上。手帐爱好者们将陷入某个品类的热爱,称为“入坑”,而“入坑”的爱好者,并不太愿意面对为“爱坑”付出多少金钱这个问题。

从社群到手账市集

“我为了卷胶带办了个集市,讲出来你信吗?”2015年3月,萨摩为了买到一卷只允许在实体集市上售卖的台湾限量版胶带——原本十几元的胶带炒到了好几百,还不一定能买到——萨摩委托摊主联系了胶带设计师本人,拿到了30卷在上海的手帐集市上售卖,这是这卷胶带第一次出现在大陆的手帐集市上。

2015年12月5日,魔都手帐集市举办了年内第四场,那天天气不太好,上海入冬以来第一次飘起小雪。然而预计10点开始的活动,5点半就有人在会场外排队,为了买一支叫“可乐糖”的限量版钢笔。出售这支钢笔的摊主是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,特地为了参加集市飞回上海。

手帐相关文创产品的火爆,让国产品牌也纷纷试图加入占领市场。相比起国外产品而言,国产品牌更低廉的价格,吸引了许多囊中羞涩的学生群体。许多优秀的国内设计师也纷纷成立工作室,出品自己的手帐、胶带、贴纸产品。

“集市活动隔几个月举办一次,每次都会新增十几个国产品牌来求合作”,萨摩说,在手帐Event和魔都手帐集市这样较为大型的手帐活动上,国内文具品牌或工作室的身影越来越多。虽然不可否认的是,与进口文具相比,国产文具在设计感和总体质量上还有较大的进步空间。

一个本子,一支钢笔,一瓶墨水,一卷胶带,一板贴纸,对于手帐爱好者而言,这些曾在童年时陪伴他们认识世界的物件,让他们坐上穿梭回到过去、回到自身的时光机。网络时代将厚重的东西变轻盈,手帐将飘散的微光变得可见可触,在这个文字价值被普遍低估的时代,新潮而又复古的手帐,让人重新珍视那些生活里真正重要的东西。

古古因为工作关系,常有机会在上海和东京间往返。每次到日本,她都一定会留出时间逛文具店,最夸张的一次,早上8点多出门一直逛到了晚上商场关门,中途专程回酒店放了实在拿不动的文具,“那感觉就像是兔子掉进了胡萝卜堆”。如果实在没时间逛,她会在网上买好快递到日本朋友家,自己再背回来,“想要的东西,如果能自己买就尽量自己买”。

但现在的古古在“买买买”时多了许多理智,“其实用的多贵的本子,有多少卷胶带,买没买到热门的墨水,画得好不好看,都没什么大不了,知道什么适合自己,才会有所取舍。”她也希望周边的朋友不被手帐的“花花世界”所拘束,更关注自己的思考和沉淀。

“我希望通过更多的体验而非售卖活动,让大家更少地购买”,手帐Event发起人马畅,努力做出更多推广“手帐改变生活”理念的尝试,打破外界对手帐爱好者疯狂“买买买”的刻板印象。前不久,她受邀在一家门户网站直播手帐主题活动,同时有6万人在线观看。从事金融数据的她,正在利用业余时间,筹备即将到来的新一场手帐Event,有意向参展的品牌多达96家,好朋友阿怪为她设计了活动专属主题胶带。

回想起第一次举办手帐Event的那天,马畅依然印象深刻——人群不断涌入,她紧张地关照着各个摊位的情况,有梦想成真的兴奋,也有害怕出错的紧张,小心翼翼地观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,一天如梦一般地过去。

发表新评论